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武威日报 > 三版 正文

文体:母亲的手

来源: 武威日报  作者:   2015-02-10 11:05  编辑: 杨伟玲


  母亲的手

  ◆朱占江

  每当我想到母亲,首先想到的就是她那双粗糙而有裂口的手,这双手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  在我刚记事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手总是布满血口,也不知道她那手有多么疼痛,只知道哥哥姐姐经常去买胶布给母亲粘手。

  母亲是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,但是她劳动起来从不服输,白天到生产队里干活,晚上回家再给我们缝缝补补,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她弯着腰,盘腿做针线活,天天到半夜。

  在我六岁的时候,父亲不幸因病去世,偌大的家,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支柱。面对众多的子女,母亲把强大的悲痛压在心底,毅然挑起了家庭的重担。从此,伴随着母亲的只有辛劳和悲伤。她起早贪黑,硬是把这个看似支离破碎的家料理得井井有条,使我们兄弟姐妹从来都没有挨过饿、受过冻。由于长年累月的劳动,母亲的手到现在还是裂口子,有时候我心疼地问母亲:“妈妈,您的手疼吗?”母亲说:“十指连心啊,妈妈能不疼吗?当时你们都小,没有劳动能力,我再不干,这个家能撑下去嘛。”

  如今生活好了,我们也有条件孝敬母亲了,可是由于工作的原因常常一个多月不能回家。尽管如此,妈妈从不抱怨我,她知道我们的心里牵挂她,就给我打电话,说她身体很好,不必挂念,让我们好好工作,教育好自己的孩子。每每听到母亲的这些话,我就止不住心酸。是啊,母爱是大海,母亲对我们没有任何的要求,什么酸甜苦辣,她都自己承受。

  在沉思中猛然惊醒,我给母亲打通了电话,很内疚地对母亲说:“妈,最近身体好吗?”我的眼里溢满泪水,她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有变化,关切地对我说:“你感冒了吗?你要注意身体,好好工作,我好着呢。”

  母亲用她那双粗糙、裂口、流血的手抚育了我,把我从不懂事拉扯到成人,她用顽强的品格影响了我,也教育了我。已为人父的我,更懂得怎样去教育自己的孩子。

  母亲的手,是我一生的牵挂。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